当前位置 > 首页 > 产业 > 守成者库克
守成者库克
分享到:
来源: 燃次元 作者: 王琳发布时间:2019/1/17评论:0+收藏文章
  2011年8月24日,蒂姆·库克“转正”了。
  
  公司创始人乔布斯因为身体原因决定卸任苹果CEO,他把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了已经担任8个月临时CEO的库克。
  
  一时间,舆论哗然。库克是谁?为什么是他?他能带领苹果达到乔布斯所说的最灿烂、最有创造力的未来吗?
  
  伴随着这些质疑,库克带着苹果一路前行。2012年问世的iPad mini成为历史上最畅销的平板电脑,2015年问世的iPhone 6成为最畅销的苹果手机。
  
  即便如此,“创新乏力、吃老本”的质疑声从未消失,就连员工也觉得苹果从一个“动态机遇缔造者”变成了“乏味的运营公司”。
  
  甚至有人觉得库克毁了苹果,但他们不知道的是,1998年,他初到苹果,让亏损近20亿美元的苹果公司在1998财年第一季度扭亏为盈。他为苹果储备了丰富的现金,让乔布斯的设想成为现实。可以说,没有他,就没有后来的苹果。
  
  库克接棒乔布斯之后的8年,移动设备市场变化万千。三星、华为、小米、OV,以及不断赶上的后起之秀正在一点点蚕食苹果的市场。2018年,苹果在危机中迎来短暂的高光时刻,成为一家市值万亿美元的公司。但这年秋季发布的iPhone新品却让外界大失所望,减产、降价、调低业绩预期,坏消息不断涌向苹果公司。
  
  危局之中,人们又一次抛出似曾相识的问题:库克是谁?为什么是他?他能否继续守住苹果的江山?
  
  死亡预警
  
  1996年,20岁的苹果电脑公司陷入了窘境。
  
  过去,苹果电脑公司(2007年更名为苹果公司)抱着“我们最优秀”的理念,不顾市场情况开发出了Mac电脑,但它的价格实在太贵了,消费者根本负担不起。
  
  竞争对手依靠价格优势趁机反超。1993年,IBM趁势崛起成为业界老大,康柏公司超越了苹果电脑,成为业界第二。当时,IBM一年的销量约33万台,康柏的销量约31万台,苹果的销量约25万台。
  
  卖不出的Mac电脑堆积如山,长达2个月的库存周期对利润造成的潜在损失威胁髙达5亿美元。同时,竞争对手早已实行外包生产,而控制欲极强的苹果公司大部分电脑仍由自己的工厂生产,产品型号泛滥,光是台式机的型号就高达12种。
  
  内忧外患,公司现金流捉襟见肘,1996财年第一季度便亏损了7.4亿美元,全年亏损高达8.16亿美元。管理层动荡不安,1993年-1996年,苹果董事会相继解雇了两任CEO,而在任CEO已聘请了破产顾问,正在考虑申请破产。
  
  苹果电脑公司开出的价位是每股60美元,IBM公司给出每股40美元的收购价,最终双方也没能谈妥。与惠普、太阳公司的收购磋商也因为价格问题而泡汤,没有人愿意接过这个烫手的山芋。
  
  他们急需一位CEO力挽狂澜,于是董事会请来了已被苹果放逐10年的乔布斯。为了维持公司的正常运营,乔布斯从苹果当时最大的竞争对手微软那里借到了1.5亿美元现金,但这只是权宜之计。
  
  归来的乔布斯开始介入公司的细微工作。他取消了多余的生产线,去除了正在开发的操作系统中无关紧要的功能。他还放下了对产品制造过程的控制欲,把从电路板到成品计算机的制造全部外包了出去。
  
  这依然不能改善财务状况。1997年财年,苹果电脑公司损失了10亿美元。苹果公司的个人电脑市场份额也逐渐被吞噬,从80年代末的16%一度下降到5.4%。
  
  乔布斯焦头烂额,他必须找到一个精通供应链管理、能建立准时制工厂的专业人士。但折腾了几个月,他都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都是些在生产制造方面观念陈旧的家伙”。
  
  直到遇到了蒂姆·库克。
  
  苹果的福将
  
  1998年的一个周五晚上,库克搭上了那班改变他人生的夜间航班,目的地加州库比蒂诺苹果总部。
  
  38岁的库克有着令人歆羡的人生履历。他曾是IBM北美业务总监,电脑销售公司Intelligent Electronics代理销售部门首席运营官。1998年,他正担任业界第二大电脑公司康柏公司的副总裁,负责分管采购、库存管理。
  
  同事评价他冷静且理智,不过他很快丢掉了这种特性。第二天早上,在不超过5分钟的与乔布斯的面试后,他决定加入危在旦夕的苹果。
  
  一位导师曾警告他这一步走得太愚昧了,但库克却不这么认为。“我的直觉告诉我,加入苹果,我将能够与一帮充满创造力的天才一起共事。我意识到这是我人生中一次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使我可以加入到一家伟大的美国公司,令其起死回生。”
  
  1998年3月,库克正式加入苹果,担任首席运营官。
  
  彼时,乔布斯已经把库存缩短到31天,堆积的产品价值约4.37亿美元。对于数码产品而言,31天的压货量,依旧是致命的。
  
  在库克眼中,库存基本上等于魔鬼。他认为应该像管理牛奶一样管理库存,“如果牛奶过了保质期,你马上就会有麻烦了”。
  
  库克接手后,把苹果的主要供应商从100家减少到24家,并要求他们减少其他公司的订单,还说服许多家供应商迁到苹果工厂旁边。
  
  此外,他还把公司的19个库房关闭了10个。库房减少了,存货就无处堆放,于是他又减少了库存。
  
  他建立了JIT系统(又被称作准时制库存系统,JIT是Just In Time的简称),这让苹果公司自身不需要存储原料库存,如果需要会向供应商提出,由供应商按时送过来维持生产的正常进行。
  
  而苹果计算机的生产周期也从4个月压缩到两个月,这不仅降低了成本,而且也保证了每一台新计算机都安装了最新的组件。
  
  这一系列举措效果明显。1998年9月,苹果保持着6天的库存量,相当于7800万美元的商品价值,1999年,这组数字变成了2天(有时仅仅是15个小时)和2000万美元。现在,苹果的供应链世界第一。
  
  库克的到来,让苹果公司死而复生。1998财年第一季度,苹果公司扭亏为盈,这种状态在随后的三个季度依然维持着。
  
  乔布斯对库克的表现非常满意。他曾在美国的《商业周刊》上表示,蒂姆·库克进入苹果后,苹果的电脑生产供应线发生了本质的变化。2001年,库克获得了50万美元的额外奖金,他是那一年公司里唯一获得奖金的人。
  
  二号人物
  
  挽救了公司的库克开始了他的升职之路。
  
  2002年,库克晋升为苹果公司的资深副总裁,负责苹果公司全球的运营和营销管理。
  
  2004年,库克的管理范围进一步增大,他开始负责Mac的生产。
  
  2004年7月到9月,乔布斯为了接受胰腺癌摘除手术申请病假,他将公司的运营交给了库克。此时的库克已经成为资深副总裁,是诸多总裁中的No.1,响当当的苹果二号人物。
  
  在担任临时CEO的三个月里,库克做了一个重大的举动。2004年7月19日,库克将iPod降价,20GB的iPod从399美元降到299美元,40GB的iPod从499美元降到了399美元,15GB的iPod停止生产。
  
  外界猜测,库克的这个举动是为了守住苹果的市场占有率而打出的价格牌,毕竟,竞争对手正在追赶。但库克的真正原因并不是单纯的打价格战,而是为了给新产品提供更宽敞的空间。
  
  就在iPod降价的3个月后,苹果马上推出了一款新iPod产品——iPod Photo。该产品一进入市场,便再度受到全世界果粉的热捧。
  
  在担任临时CEO的三个月里,纳斯达克指数下跌了10.2%,而苹果公司的股价则上升了6%。
  
  2009年年初,乔布斯身体再一次报警,库克又一次成为了临时CEO。
  
  6月19日,iPhone 3 GS发售。《华尔街日报》称,“这不过是把现有的iPhone 3G升级了一下,算不上什么新产品”。
  
  但事实上,库克有自己的难言之隐。毕竟在苹果内部,针对产品的创新,一直以来还是乔布斯的绝对领域,旁人无法并且也不方便插手。“如果不经过乔布斯亲自过问处理,新产品根本不可能上架。”
  
  当时,距离上一代新产品发布已经将近1年,竞争对手虎视眈眈,而对于担任临时CEO的库克来讲,只能采用中规中矩的方法维持业绩。
  
  在库克第二次执掌苹果的半年里,苹果的股价从85.33美元一路飙升到141.97美元,涨幅高达66.4%,同期纳斯达克指数从1489.64上涨到了1844.09,涨幅只有23.8%。
  
  在他的领导下,苹果创造了远超于市场综合水平的大牛市。2009财年第一季度总销售额超过81亿美元,同比增长9%,第二季度总销售额达到了83.4亿美元,净利润为12.3亿美元,超出了华尔街的预期值。
  
  不过,这个光荣的成绩是在乔布斯于2009年7月22日回来之后发布的,库克不得不再次站到幕后,苹果的所有光环依旧围绕在乔帮主身上。
  
  尽管如此,还是有人注意到功劳有库克的一份,《纽约时报》在乔布斯回归9天之后发文称:“在蒂姆·库克的领导下,苹果度过了令人满意的六个月。在这六个月期间,蒂姆·库克从恶劣的经济大环境中拯救了苹果。”
  
  库克似乎并不希望被过度关注。“有些人反感什么好处都算在史蒂夫头上,但是我对这些从来都不在乎,”库克表示,“老实说,我希望自己的名字从不出现在报纸上。”
  
  很快,这一希望破灭了,他成了报纸的常客。
  
  无名的继任者
  
  2011年7月的一个周末,乔布斯打电话给库克。
  
  “我想跟你谈谈。”乔布斯说道。
  
  “好的。”库克回答说,“什么时候?”
  
  “就现在。”
  
  此时,癌症已扩散到乔布斯的骨骼和身体其他部位,剧痛日益严重,他已不再去办公司工作了,尽管有人看到他在家附近的餐馆点了一份法式吐司面包,但事实上,他总是失眠,也几乎不能吃任何固体食物。
  
  他曾向公众承诺,当他无法再运营公司时,会提出辞职,这一刻真的来临了——乔布斯希望库克能成为下一任CEO。
  
  “我已经决定了,我正在向董事会提请,推荐你做CEO,我将担任董事长。”库克看着自己的导师,“你确定了吗?”“是的。”乔布斯说。
  
  库克又问了一遍,乔布斯让他不要再问了,他已经决定了。
  
  2011年8月24日,库克正式从乔布斯手里接过苹果的帅印。他尽可能低调,但很快,便引起了全世界的瞩目。9月底公布的财报显示,继任苹果CEO当天,苹果公司给予库克100万股的限制性股票认股权,按照当天的股价和当时的汇率计算,约合24亿人民币。
  
  不过这100万股的股票并非当时立即发放的,苹果的附加条件是:“其中50%将于2016年8月24日给予,剩余50%将于2021年8月24日给予。在股票给予之前,须保持雇佣关系。”
  
  也就是说,库克必须一直在苹果干到2021年8月24日,才可以把这次的“奖金”全部领走。业界人士预测,考虑到届时苹果的股价,这100万股的市值将超过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0多亿元)。
  
  不幸的是,除了即将获得的高额奖金,外界对他似乎一无所知,但这并不代表他的能力欠佳。
  
  实际上,他早已是苹果公司的实际运营者,也一直是硅谷“挖墙脚名单”里排名第一的人物。2010年,通用汽车陷入危机,他们就曾想过要将库克挖过去力挽狂澜,猎头还曾向库克提供戴尔和摩托罗拉的CEO职位,不过他都礼貌地谢绝了。他热爱苹果,从未打算离开,他还告诉猎头,作为苹果的二把手他很满足。
  
  然而,谦恭的谢绝之下是宏大的雄心。
  
  最像乔布斯的人
  
  刚刚加入苹果,库克申请了一间位于CEO办公楼层、斜对着乔布斯办公室的小房间,而其他的副总裁全部都和业务团队坐在一起。
  
  当时,没有人多想,不过后来人们才发现库克想要成为下一任领导者的雄心壮志。因为他很早就已经明白要想准确理解老板的思路,就必须离老板足够近。
  
  库克在领导层的人缘很好,他看上去和脾气暴躁的乔布斯完全不同。他安静而理智,不会对人大吼大叫,生气的标志是紧缩的眉头,和开会时长时间的停顿。
  
  事实上,库克和乔布斯有太多的相同之处。
  
  他们一样追求完美。每周的运营例会上,库克会逐一研究每一个项目,会议时间可以长达五六个小时,甚至就连数字上很小的偏差他也会严肃对待。
  
  当然也一样严苛。库克刚到苹果公司时,中国供应商出了问题,他说,“应该有人马上去中国处理这件事。” 30分钟后,他看着还在桌前坐着的一位运营主管,面无表情地说:“你怎么还没走? ”那位主管站起来,没带任何行李,直接开车去了旧金山机场,买了机票飞往中国。
  
  同事把他比作海鳗,一旦抓住猎物,绝不松口。比如,有一次,摩托罗拉无法提供足够的处理器,库克便用一整天的时间钻研数据表,一步一步地从供应链和次级供应商中找问题。
  
  他非常勤奋,精力旺盛,和乔布斯一样是个典型的工作狂。他每天凌晨4点半起床,收发邮件,然后去健身房运动一个小时,6点刚过就到达办公室。在每周日的晚上,他都要安排电话会议,为下一周的工作作准备。
  
  有一次在从加利福尼亚飞到新加坡的18个小时航程中,库克一分钟也没合眼,一直在为苹果的亚洲运营回顾做准备。飞机清晨着陆后,他迅速洗了个澡,便参加了厂家12小时的会议。会议结束,当地的CEO都筋疲力尽了,而他仍想继续研讨。
  
  IBM的前同事评价他说,“蒂姆总是第一个到、最后一个走,他是会议桌上最聪明的人”;而读书时,从七年级到十二年纪,库克一直是票选的“最勤奋的学生”。
  
  他的生活和工作同样自律。他白天吃蛋白棒,午餐吃得很简单几乎一成不变,比如鸡肉和米饭,以至于连硬件主管都能够帮他毫无差别地点餐。
  
  乔布斯不只一次说,库克跟自己是“一样的”。“他和我看待问题的方式是一样的。我们的设想差不多,我们也可以在高级战略的层面上进行互动。”乔布斯说,我会忘记许多事,他总是能提醒我。
  
  库克也说,他和乔布斯的视点总是如出一辙,“对我来说,他的个性并不重要,他的想法、品味、与众不同的视角,所有这些都还在苹果完整保留。”
  
  过去,他和乔布斯算得上完美拍档。库克靠着自己的运营能力将钱堆满苹果的金库,这些钞票是乔布斯持续创新的支柱。
  
  但他一直很低调,甚少有人发现他的光芒。直到,他成了苹果这艘巨轮的掌舵者,绽放光芒的时候似乎要来了。
  
  跳出天才陷阱
  
  但一切没有看上去那么容易。
  
  库克所掌握的苹果到处都是乔布斯的影子,艾萨克森的《史蒂芬·乔布斯传》让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苹果=乔布斯,乔布斯=苹果。看上去,乔布斯已经成为了一个传奇,一个即便死亡也无法被抹去的愿景家。
  
  似乎库克再怎么努力也无法跳出天才陷阱,他好像也不想成为乔布斯第二,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替代史蒂夫?不。他不可替代!”
  
  但库克必须找到一个方式,让他能够维持自身地位,同时能够继续乔布斯著名的创新之路。此刻,苹果公司虽足够庞大,但也不再像起步阶段那么灵活,一些资深高管陆续离开,管理成为了这个阶段苹果公司的第一命题。
  
  乔布斯的离开无疑加重了管理难题,库克必须要留住管理团队——一个每一个人离开苹果公司,都可以做CEO的团队。
  
  他的做法很直接——给每位资深副总裁一份巨额股份红利,他们中的大多数每人收到15万股,相当于6000万美元。就这样,他留下原本打算离开的、被乔布斯认为没人可以干预其设计的灵魂设计师乔纳森·埃维。
  
  当然,想要续写神话,还需要足够畅销的产品。乔布斯在这方面给了库克足够的宽容和信任。他在去世前建议库克,“我绝不希望你问乔布斯会怎么做,做对的事情就可以了”。
  
  也是因为这样的信任,库克做了一些乔布斯完全不会做的事儿,而这些事儿让人们看到库克的才能。
  
  2012年10月23日,苹果推出了7.9寸的iPad mini。从市场策略来看,iPad mini主要是为了打压风头正盛的小尺寸安卓平板;从产品本身来说,其机身小巧,但价格更低廉,因此iPad一面世,就受到了市场的热捧。2013年,iPad销量达到历史最高,而iPad mini则成为历史上最畅销的平板电脑产品。
  
  甚至引发业界评论,“在小尺寸平板这件事上,乔布斯错了”、“是重新定义小屏幕平板电脑市场的产品”。
  
  过去,乔布斯坚持认为“顾客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他拒绝七英寸平板电脑,就像他觉得最适合人类的手机屏幕大小是3.5英寸,而超过这个最佳尺寸的手机则鲜有顾客问津一样,他一直觉得自己才是最懂消费者的。
  
  和乔布斯的刚愎自用相比,库克更加看重用户的想法和意见,他认为用户可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可他们未必不知道怎样去选择。
  
  事实证明,无论在小尺寸平板电脑和大屏幕手机上,乔布斯都误判了。2014年9月,iPhone 6系列诞生,而后便成为最畅销的苹果手机。2015年iPhone销量2.3亿台,达到历史最高水平。2015财年净利润同比增长35%,而2014财年这个数字是6.7%。
  
  毫无疑问,库克逐渐扛起了苹果的大旗。2015年财年的最后一天,苹果公司的市值达到5832亿美元,四年间,市值增长了68%。
  
  争议与无奈
  
  但这蒸蒸日上的业绩背后褒贬不一。
  
  2007年,初代iPhone发布,智能手机开始萌芽,乔布斯掌管下的苹果的竞争对手是诺基亚N95的滑盖设计、黑莓curve;而库克的战场上,有三星、HTC、华为、小米、OV,以及不断崛起的后起之秀,更加汹涌、复杂且变化莫测。
  
  这些后起之秀正一点点蚕食iPhone的市场。相关数据显示,在2012年第一季度,三星已经超过苹果成为世界排名第一的手机制造商,并在当季度出货量达到4220万部,而苹果则为3510万部,让三星达到这种销量的是Galaxy。
  
  在这种情况下,iPhone 5第一周达到500万部销量,iPhone 6成为最畅销的手机实属不易。退一步讲,倘若库克像乔布斯生前坚持的那样,执意小屏手机,那么又怎么会有iPhone历史上最畅销的手机呢?如果没有推出大屏手机,苹果又怎样和崛起的三星、华为、小米、OV抗衡呢?
  
  但即便如此,依然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怀疑库克的创新能力。消费者们觉得5、5S失去了4、4S双面玻璃金属边框的美感;6、6P的大屏幕和丑陋的外形不是苹果的风格;6S又被说成没有创新、炒冷饭、容纳了一些可有可无的功能。
  
  库克真的对产品一无所知么?2011年4月,库克说了一句很有设计水准的论断:“第一代的LTE芯片组使得手机在设计上进行了太多的妥协。”这足以证明,他在产品设计上也展开过深度的思考,而不是简单地听设计者的一面之词。
  
  虽然,消费者的质疑此起彼伏,但华尔街投资者们难掩对库克的喜爱。“数据证明了他的实力”、“无论从各个指标来看,库克都做得很出色”等赞美声不绝于耳。
  
  可随着iPhone XS/XR推出,这种喜爱马上变成了质疑。2019年库克写信称第一季度要少赚90亿美金,华尔街给出的判断是:iPhone的失误是“严重的”,并暗示其弱势“主要出现在新的XS/XR型号中”。
  
  8年来,质疑从未消失,但库克本人却显得很淡定。“我觉得,人们应该自己决定他们想要如何描述我。但我要说的是,无论所知甚多还是根本一无所知的事情,我都会请求其他人的帮助,因为他们都拥有非凡的能力。”
  
  如今,面对复杂的市场环境,库克必须全力出击,竞争对手的每一个动作都不能忽略,因为每一款新产品都可能成为主流,而苹果随时可能被取代。
  
  但可惜的是,苹果依然陷入了被围剿的窘境。
  
  封闭还是开放
  
  2012年8月,经过2个月的审判后,苹果VS三星的专利案有了结果——美加州地方法院作出一审判决,称三星电子侵犯苹果若干专利,须向对方赔偿10.5亿美元。
  
  当晚,专利专家弗洛里安·缪勒发送出最后一则推特信息:几年后,圣何塞(加州第三大城市,专利案在此审判)的判决有可能——我再重复一遍,是有可能会被人们铭记,成为把安卓送入螺旋式下跌的转折点。
  
  如今看来,这话说得非常打脸。IDC调查结果显示,2013年第二季度,大约80%的智能手机安装的是安卓操作系统,苹果的市场份额下跌了超过3个百分点,仅占13.2%。
  
  苹果手机的市场份额正一点点被蚕食,如今这种趋势越发明显。IDC调查结果显示,2018年第二季度,三星手机市场份额为20.9%,华为手机的市场份额为15.8%,苹果的市场份额为12.1%。
  
  这样的结果并非偶然,而是在40多年前就埋下了伏笔。
  
  20世纪80年代,苹果没有授权他人使用麦金塔操作系统,而微软则将其操作系统授权给多个硬件制造商使用,并最终主宰了操作系统市场。
  
  2007年1月,苹果发布初代iPhone,没有授权他人使用iOS系统。11月,谷歌研发了安卓系统,并将这个系统授权给不同的手机厂商。
  
  在乔布斯看来,谷歌的安卓系统就像被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很多人都在利用这个系统,而像摩托罗拉那样的手机厂商也因此起死回生。
  
  但对于用户来说,搭载安卓系统的手机、平板电脑以及电子书阅读器,无论在设计和价位方面都给了他们更多的选择。
  
  过去,苹果将软件的开发和售卖权牢牢掌握在手中,获得了不菲的收入。因为封闭,苹果手机用户有了极佳的用户体验,但拒绝开放,则给了竞争对手赶超的机会。
  
  更糟糕的是,财报显示,手机对销售额贡献从高峰的66%下滑到62%。另一个显著的迹象,从全球来看智能手机的出货量已经见顶了,增量竞争变存量博弈,市场越发残酷。
  
  哈弗商学院教授克莱顿·克里斯坦森在《创新者的窘境》中建议苹果开放自己的操作系统并对外授权专利技术,从而促进革新进程,极大地增强苹果在行业中的核心地位。
  
  但封闭是40多年来苹果的特点,开放操作系统显然有些“冒天下之大不韪”的风险,库克该如何续写神话呢?
  
  守成不易
  
  他在为苹果寻找新的增长点。
  
  2014年9月,苹果推出了Apple Watch。因为应用起来存在某种局限,这看上去是个冒险的举动,但好在险中有胜,Apple Watch的整体表现还算是说得过去,2016年第二季度,苹果卖掉了160万块手表,目前已占据可穿戴设备市场47%的份额。
  
  此外,库克还大幅度提升了苹果服务业务的营收。从2013年开始,App Store、iCloud、Apple pay等带来的收入持续上涨,2018财年逼近总收入的20%。
  
  他的视线也不仅仅局限在美国和欧洲。2012年3月,库克首次访华,在他看来,中国未来超过美国成为苹果最大的收入贡献国,只是时间问题。过去8年,库克总共来到中国13次,他甚至开通了新浪微博,中国也被列入新品首发国。2015年,中国市场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市场。
  
  2011年8月,库克从乔布斯手中接过一个算得上神话的公司,稍不注意就进入了天才陷阱中。当初人们质疑他的能力,但他用业绩漂亮地回击了质疑。
  
  在苹果卖出的14亿手机中,有超过90%是在库克时期卖出的。同时,在他的带领下,苹果公司的市值一路狂奔。2011 年,库克从乔布斯手中接管苹果公司,当时苹果的市值为 3460 亿美元,也就是说苹果万亿市值中近三分之二是在库克作为苹果 CEO 的任内达成的,即便如今苹果的市值跌落至7200亿美元,库克也在8年间创造了过去苹果35年创造的市值。
  
  超高的市值为苹果公司赢得了超过2000亿美元的现金储备,位列世界第一。这些现金是苹果公司赖以生存的命脉,有了坚实的后盾,乔纳森带领的设计团队才可以不断研发新的产品。
  
  他不畏惧失败,经常听《I Lived》来鼓励自己:“希望你勇敢一跃,不必害怕那坠落之感……希望那人群大声呼喊,他们呼喊的正是你的名字。”
  
  过去,沿着天才乔布斯的步伐,库克开创了属于他的苹果时代。但库克还不是一个神话般的存在,活在天才阴影之下的他,每天都在遭受质疑。
  
  如今,苹果因为产品不够创新再次陷入困境。人们又开始发问:库克是谁?为什么是他?他能否继续守住苹果的江山?
  
  答案,在他手中。
分享到: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作者信息

王琳作 者

发表文章数1

作者其他文章推荐

    • 中国智慧城市发展促进工作联盟

    关于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用户手册

    ©2010-2019 中国工业评论 | 技术支持:北京光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826号 京ICP备0503989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