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产业 > 中美第三回合交手在即,双方都释放了一些积极信号!
中美第三回合交手在即,双方都释放了一些积极信号!
分享到:
来源: 上观 作者: 综合发布时间:2018/5/17评论:0+收藏文章

中美贸易博弈,第三回合交手在即。

根据新华社披露的信息,刘鹤同志率领的中方经贸代表团,已经在当地时间15日下午抵达华盛顿。

新华社的报道,列出了这次中方代表团的成员,包括: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宁吉喆、

中央财经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廖岷、

外交部副部长郑泽光、

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罗文、

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

农业农村部副部长韩俊、

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等。

一个相当豪华的阵容,副国级刘鹤领衔,成员来自各主要经济部门。这应该是一个有谈判能力的代表团。

今年二月份,刘鹤曾赴美沟通,但按照一些外媒的说法,当时白宫正内斗得很欢,自然也就谈不出个所以然来。这可以说是中美交锋的第一个回合。

第二个回合,特朗普开始明白问题所在,于是将几乎将整个贸易团队都派到了中国,双方也进行了“坦诚、高效、富有建设性”的沟通,当然,也确实在很多问题上,仍存在“较大分歧”。

第三个回合,美方又主动邀请刘鹤率团再次赴美磋商。而且,时间长达4天。

尤其需要看到的是,两个回合下来,双方都清楚,彼此仍存在较大分歧,但均愿意通过对话磋商,来解决这些问题。这对避免贸易摩擦短期内再度升级,无疑是一个好消息。

尤其在这第三个回合过招前,双方都释放了一些积极信号。

就在刘鹤访美前不久,特朗普在推特上突然宣布,考虑快速恢复中兴的业务,还说“中美在贸易方面的合作很好”,“一切都会解决!”

美方在释放善意,中方应该说也表达了诚意。

据消息人士透露,这次中方代表团中,两位成员是新加入的,一位是农业农村部副部长韩俊,一位是工信部副部长罗文。上次北京磋商中他们没有出现,但这次他们也来到了华盛顿,这充分体现了中方对这次磋商的高度重视。

此外,按照新华社的报道,在中方代表团抵达前,中方工作组已于上周抵美,与美方有关部门进行了密集磋商。

毫无疑问,这是一次相当关键的磋商。

对中方代表团来说,可以说是重任在肩,必须捍卫中方的正当权益和核心利益,还必须捍卫多边自贸体系和全球自由贸易。

对美方来说,他们应该也认识到,继续漫天要价肯定是不行的,否则将是不欢而散,如果到这一步,也必然是美方难以承受之重。

美国商会日前就向特朗普递交了一份报告,敦促特朗普不要采取他的加征关税的威胁。美国商会警告,这个举动最终损害的,将是美国家庭和制造商的利益,同时会扰乱全球供应链。

从最近国内外发生的一系列重大事件看,特朗普政府也是压力重重,也希望达成协议,甚至这种迫切性,可能比我们想象得更强烈。

斗争还在继续,带给我们的也不仅仅是挑战,更有一系列思考和警示:

第一,世界在变化,美国执政风格确实在发生剧烈变化。这一点,相信不仅仅是中国一个国家的感受,日本、德国、法国感受更加强烈,甚至可能更加头疼。但这就是现实,中国必须以变应变。

第二,中国也今非昔比,有对抗胁迫的足够底气。毕竟,现在的中国,不是40前的中国,更不是1840年的中国。不然,特朗普也不会这么大动干戈。这场博弈,甚至可能成为世界格局演变的一个重要注解。

第三,中国也必须清醒,充分认识到自己的短板。尤其是核心技术方面。正如中国最高领导人所警告的:核心技术是国之重器,在别人的墙基上砌房子,再大再漂亮也可能经不起风雨,甚至会不堪一击。而核心技术受制于人,是我们最大的隐患。

中美马上开始第三回合过招。中国有句俗话说得好:一回生,两回熟,三回就是老交情了。又说“事不过三”。

这是一场苦战,但能不能最终达成协议,其实也不完全取决于中方,更要看美方的诚意。新一轮大戏才刚刚开始,精彩还在后面,大家走着瞧吧。

 

延伸阅读1

中国贸易代表团出现五点变化,第二轮中美谈判或藏玄机

智谷趋势 2018-05-16

作者 路口大爷

 

◎智谷趋势(ID:zgtrend) |  路口大爷

 

今天下午,一些严肃的朋友圈突然刷起了一首上世纪90年代的歌曲《等人就像在喝酒》,原唱廖岷。

 

等人就像在喝酒廖岷 - 单曲-等人就像在喝酒

 

一群不清新不文艺的人都听起同一首校园民谣,奇哉怪也!

 

事情必然不是巧合。

 

看日子,5月16日,中方经贸代表团抵美开启第二轮谈判。

 

而在新华社发布的最新消息中,中方代表团出现一张新面孔——中央财经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廖岷。

 

 没错,正是曾经的校园民谣歌手、《等人就像在喝酒》的原唱廖岷。

 

老歌刷屏,也许是因为它能够纾解人们内心的焦虑,顺便给中美贸易战单调的对峙增加一点点色彩吧。

 

不过,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

 

01

 

事实上,尽管普遍认为中美贸易谈判会费时费力,但不少媒体和分析家都对第二轮谈判怀有期待,认为至少可以达成一些协议。

 

有一些“细节”隐隐流露出这样的暗示。

 

对比两轮谈判中方经贸代表团名单,有五点不同颇值得玩味:

 

 

(上次贸易代表团成员合照)

 

1. 刘鹤头衔有变

 

据新华社报道,此次刘鹤访美的身份是

 

 

多了一个“主席特使”。

 

特使,顾名思义,往往都担负着“特殊使命”。

 

刘鹤代表中国最高领导人去往美国,按外交惯例,大多数情况下可以获得比自身职级更高的重视和礼遇;同时,它也点明了在其授权范围内落实领导人具体指示之义。

 

鉴于特朗普总统在其推特中总是说“my friend Xi”,那么,这次获得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会面的机会较大。

 

这可以看作两国领导人之间另一种形式的高级互动。

 

2. 多了“党总管经济”的色彩

 

此次赴美核心团队中,增加了非政府系统的机构,就是中财办。

 

中财办是属于党的系统。

 

中央财经委员会的作用是加强党中央对经济的集中统一领导和统筹决策工作,而中财办正是中央经济决策的最核心部门。

 

3. 少了两大正部长

 

与两周前的谈判相比,财政部长刘昆与商务部长钟山已不在名单中,此次团队成员皆是各相关部门中负责执行具体事务的副部级干部。

 

这样的变化,不知道是否意味着,本次将更注重贸易细节,将谈判推至实质性层面,中方或已拿出具体的贸易清单。

 

4. 多了两大部门,农业部和工信部

 

新加入名单的成员,除了廖岷,还有农业部及工信部副部长。

 

本轮谈判的重点领域,一是放宽制裁中兴;二是必将涉及美国农产品关税,或扩大美国农产品进口;三是“中国制造2025”问题无可回避,作为负责“中国制造2025”技术路线图的部门,工信部将致力打消美国的担忧,或有涉及飞机、汽车的采购谈判。

 

另,中财办副主任除了专司国际经济,此前也有相当丰富的金融监管和金融实践经验,本次谈判的细节或将涉及金融领域的开放。

 

5. 最后,就是那个新面孔了

 

中财办副主任廖岷。这是他升任中财办副主任之后的首次亮相。

 

此前,他在中财办经济四局担任局长,专司国际经济。

 

02

 

廖岷何许人也?

 

一个多才多艺的学者型官员。

 

 

 

 

公开信息显示,廖岷出生于1968年12月,江西省南昌市人。他是北京大学1986级国民经济管理专业学生、1990级经济学院经济学硕士研究生。2006年,廖岷还获得英国剑桥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并进入剑桥大学商学院优秀毕业生前10名的院长名单。

 

廖岷在金融方面经验丰富。自1993年起,廖岷先后在央行、光大集团、中国银行总行工作;2003年银监会成立后,廖岷任办公厅副主任、主任;2011年2月起任中国银监会上海监管局党委书记、局长。

 

据财新报道,廖岷在上海任职期间,“很多监管举措,上海银监局都走在前面。”同时他本人也发表了多篇专业文章,包括《控制系统性风险改革之路》、《如何管控“大资管”风险》等。

 

2016年12月至今,出任中财办经济四局局长,专司国际经济。

 

据公众号长安街知事,廖岷在大学期间是北大校园内出名的民谣歌手。曾创作《等人就像在喝酒》、《已是盛夏》、《温馨天堂》等歌曲,是著名民谣专辑《校园民谣1》作者之一。

 

有新人也许就意味着新变化。

 

不过,中美的贸易走势也的确在发生变化。

 

03

 

第一轮谈判美国提出了更多严苛要求,导致双方在“坦诚、高效、富有建设性的讨论”之后,“在一些问题上还存在较大分歧”。

 

两周过去了,中美似乎都在积蓄力量、调整对策。

 

1. 发生两大不同寻常的事情。

 

第一件,5月美国代表团前脚刚到北京,《纽约时报》后脚就拆台:美国代表团是一支“意识形态混杂的团队”,内部“分歧重重”。

 

 

代表团分为两大阵营,一个关注贸易问题,一个关注技术战争。财政部长努钦代表的一方似乎更倾向于缩小逆差,达成协议;而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和贸易顾问纳瓦罗则更强硬,要求中国必须改变贸易做法,给美国公司提供更加公正的竞争环境。

 

直到5月11日,FT中文网仍认为中美第二轮谈判仍有较大变数,原因是特朗普政府内至今没有解决分歧。

 

 

第二件,在中国代表团访美之前,特朗普对中兴的态度出现松动。

 

5月13日,特朗普突然在推特上声称要让中兴“快速恢复业务”,因为“中国有太多的工作岗位流失了。”

 

明明一周前,彭博通讯社才报道,中兴已经停止主要经营活动,美国对长达七年中兴的封杀加剧了中美贸易紧张。

 

当时,美国媒体都在猜测中国将会如何应对,华尔街日报报道说,中国海关正在加紧检查力度。

 

没想到峰回路转如此之快,为什么?

 

据纽约时报,特朗普现在站在了更加温和的经济顾问的一边,希望达成一项协议,以避免爆发毁灭性的贸易战。

 

 

特朗普此举导致政府内部盟友开始骂他“特离谱”。

 

美国企业研究院中国问题专家Derek Scissors气急败坏地说:

 

“这太让人气愤。我们居然放弃惩罚中兴通讯,要让中美国回到贸易现状的老路!”

 

两天后,特朗普又发推特提到,中兴的事情是因为双方还在谈“更大”的单子,以及两国领导人之间的“个人关系”。

 

 

2. 第二轮谈判,双方的聚焦点是什么?

 

5月11日,华尔街日报称,中美双方将聚焦缩小贸易不平衡,中国有望达成大单。

 

5月12日,据路透报道,面对持续发酵的中美贸易摩擦,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和彼得森经济研究所(PIIE)联合发布报告称,中美谈判主题应聚焦“负面清单”,两国之间需要更多而非更少的直接投资,并且可以就WTO无法解决的技术转让等问题制定新协议。

 

福克斯新闻14日报导,华府智库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贸易政策问题研究中心主任艾肯森(Daniel Ikenson)表示,中国很可能加大购买美国的飞机、汽车、天然气和某些农产品,可能也会为外国公司进入中国金融服务业开放更大的空间。

 

今天(5月16日),华尔街日报称,关税的不对等成为了中美之间的焦点。

 

中国可能会在一些领域做出让步,以保护国内某些经济领域,例如先进技术。同时,中美双边谈判可能会使用很多谈判手段。例如,中国对空载重量为15-45吨的进口飞机征收5%关税。

 

3. 期待更好,做好打持久战准备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对中美贸易摩擦的解决态度比较乐观,认为双方领导人这种“牢固的个人关系”对贸易谈判有关键性作用。

 

 

而FT中文网引述了美国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在东京论坛上的发言称,中美双方立场“仍然相距遥远”,认为他有意降低外界对此次谈判的预期。

 

南华早报认为,刘鹤承担了本次贸易谈判中最艰难的一个工作:劝服美国相信中国无意挑战现存的全球经济秩序。但是基于双方差异巨大的政治和文化背景,劝服几乎是“极其困难”。

 

 

 据CNBC,中国内部确实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

 

在第一轮谈判中,新华网在社评《谈,要拿出诚意来》做出表态:

 

“对于可能的结果,我们已经做好了全方位的准备……贸易战若开打,中国难免也会吃亏,但中国有集中统一领导的政治优势、巨大的国内市场作支撑,有国际社会对多边贸易体制和经济全球化的支持,更能打持久战。”

 

 

延伸阅读2

 

刘鹤带了8位省部级赴美,他们啥来头?

 政事儿 2018-05-16

作者 政事儿

应美国政府邀请,习近平主席特使、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率领中方经贸代表团于当地时间15日下午抵达华盛顿。


“政事儿”(微信ID:xjbzse)注意到,此行,刘鹤有一个重要身份——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

 

刘鹤资料图


三个月前,2月27日至3月3日,刘鹤曾以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等身份,访问美国。这次出访,是刘鹤首次以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身份亮相。

其后,3月24日,刘鹤还曾以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等身份,应约与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通话。

全面经济对话是中美四大高级别对话机制之一,首轮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于去年7月在美国华盛顿举行,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汪洋曾任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

 

“政事儿”(微信ID:xjbzse)注意到,本次刘鹤率领的中方代表团中,有8位省部级领导: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宁吉喆、中央财经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廖岷、外交部副部长郑泽光、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罗文、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农业农村部副部长韩俊、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等。

上述8位省部级领导中,廖岷首次以中央财经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身份亮相。

 

 

廖岷生于1968年12月,北京大学86级国民经济管理专业学生、90级经济学院经济学硕士研究生。曾在银行系统工作多年,先后在中国人民银行、中国光大集团、中国银行总行工作,还曾担任银监会办公厅主任,上海银监局局长、党委书记。2016年12月起任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经济四局(国际经济局)局长,直至此番升任中央财经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

中央财经委员会办公室是中央财经委员会下设的办事机构。依据《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中央财经领导小组改为中央财经委员会,负责相关领域重大工作的顶层设计、总体布局、统筹协调、整体推进、督促落实。

“政事儿”(微信ID:xjbzse)注意到,廖岷曾出版多本专著,《欧元震撼》《控制系统性风险改革之路》《经济新常态下的银行业监管治理探索》《金融租赁研究》《危机后我国金融衍生产品发展路径选择》等。他还被一些媒体称为“文艺青年”,早年创作过多首校园民谣,《等人就像在喝酒》、《已是盛夏》、《流动的青春》、《温馨天堂》等。

其他7位省部级领导中,易纲和韩俊也都是今年履新的官员。罗文履新工信部副部长也刚9个月。

今年3月19日,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第七次全体会议上,易纲接棒周小川,出任央行行长。

 


早年间,易纲曾赴美留学,在美国哈姆林大学工商管理专业、伊利诺大学经济学专业学习,获经济学博士学位,并于美国印第安那大学经济系先后担任助教、副教授,获得终身教职。

根据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批准的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将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的职责,整合划入新组建的农业农村部。今年4月初,农业农村部正式挂牌前,韩俊出任农业农村部副部长。

韩俊是“三农”专家,曾长期参与中央一号文件起草,并担任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一职。

 


罗文于去年7月,走上工信部副部长岗位,现分管国际合作司以及政策法规司、科技司、安全生产司、电子信息司、离退休干部局。



宁吉喆、郑泽光、朱光耀、王受文都已在目前的岗位上任职数年,并分管与对美事务有关的工作。

目前,在国家发改委,宁吉喆分管政策研究室、国民经济综合司、利用外资和境外投资司,并临时代分管国际合作司,临时分管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中美经贸谈判相关工作。

 


在外交部,郑泽光是分管政策规划和美大地区事务的副部长。担任外交部副部长之前,郑泽光曾主管美大地区事务,还曾在驻美大使馆工作,担任过驻美利坚合众国大使馆二秘、一秘,驻美利坚合众国大使馆公使。

在财政部,朱光耀分管关税司、国际经济关系司、国际财金合作司、中国清洁发展机制基金管理中心(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中心)、国际财经中心,并且“专项负责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二十国集团峰会财金渠道筹备机制有关工作”。

 


去年7月,首轮中美全面经济对话结束后,朱光耀曾举行媒体吹风会,介绍相关情况。

在商务部,王受文分管外资司、国际司、世贸司、美大司、投资促进局、外资协会、世贸组织研究会、跨国公司促进会,并从今年1月起兼任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今年3月以来,他数次在国新办发布会等场合,回应媒体有关中美贸易摩擦的提问。

 

“政事儿”注意到,5月3日至4日,刘鹤与美国总统特使、财政部长姆努钦率领的美方代表团就中美经贸问题进行的讨论。

当时,双方均认为发展健康稳定的中美经贸关系对两国十分重要,致力于通过对话磋商解决有关经贸问题。

双方就扩大美对华出口、双边服务贸易、双向投资、保护知识产权、解决关税和非关税措施等问题充分交换了意见,在有些领域达成了一些共识。

双方认识到,在一些问题上还存在较大分歧,需要继续加紧工作,取得更多进展。双方同意继续就有关问题保持密切沟通,并建立相应工作机制。

 

5月8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应约同美国总统特朗普通电话。

习近平指出,当前,中美关系发展处在一个重要阶段。我高度重视发展两国关系,珍视同总统先生的良好工作关系。希望双方认真落实我同总统先生在北京会晤时达成的共识,保持高层及各级别交往,相互尊重、互利互惠,聚焦合作、管控分歧,推动两国关系健康稳定向前发展。经贸合作一直是中美关系的压舱石和推进器。上周,中美双方在北京就经贸问题进行了坦诚、高效、建设性的磋商。双方团队可以保持沟通,争取找到妥善解决存在问题的办法,取得互利双赢的成果。

特朗普表示,美方高度重视美中关系,我期待同习近平主席继续保持密切联系。美方愿同中方共同努力,加强各领域务实合作,妥善处理好经贸问题,推动美中关系取得更大发展,造福两国人民。

 

“政事儿”(微信ID:xjbzse)撰稿/新京报记者王姝 校对:郭利琴

 

分享到: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文章

作者信息

综合作 者

发表文章数2

  • 中国智慧城市发展促进工作联盟

关于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用户手册

©2010-2018 中国工业评论 | 技术支持:北京光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826号 京ICP备05039896号-2